“集資”14萬元開麻辣燙店創業的大二男生摸爬滾打一年多,經歷了兩次轉型 開了海鮮大排檔,當過“微商”,開起東北菜館,還給學校送過外賣 為生意掛了三科,辭了班長,卻在最賺錢的時候選擇將店鋪整體出兌放下擔子後 不知道未來何去何從 未來的自己 一定會感謝現在的你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走出這個餐館的劉家郡不想再經營餐飲業 本組圖片 本報記者 孫立國 攝
  在吧台後的劉家郡
    去年10月,我第一次見到劉家郡,那天是他的麻辣燙店開業的第7天。店鋪連鎖加盟費、店面租賃、店內裝修、設備進購……為開張,劉家郡投進了14萬元,當時的他只是長春工業大學的一名大二學生。這14萬元,有7萬元是他自己的,其他都是同學、朋友“友情入股”,有二三十個“合伙人”,有的死黨甚至“捐”出學費支持他創業。
    時隔一年,和劉家郡再次見面。此時他升到了大三,沒有了初見時那副隨時要走開去忙碌的躊躇姿態,神色里多了一些大三學生本不該有的滄桑與疲憊。他說,他剛剛經歷了一場重要的改變與抉擇———就在3天前,他將傾註了一年時間與精力的店鋪整體出兌了。
    摸爬滾打一年多,學會了堅持,懂得了理解,放下擔子,感到輕鬆,隨之而來的是迷茫與困惑,不知未來的自己何去何從,更不知何時能拼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。我相信,有志者事竟成,也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謝謝,謝謝家人、親人、兄弟、朋友,謝謝所有幫助我的人,謝謝所有人。
    ———劉家郡在離店前一晚發的微信
  創業之初
  剛開業的熱潮過後是平淡
    劉家郡那間位於震宇街附近的“湯火功夫”麻辣燙連鎖加盟店,在剛開業的那個月,每天都能賣出1000多元。按照之前的成本核算,如果一直維持這樣的營業額,他的開店成本很快就能收回,“因為剛開業時,都是同學、朋友來捧場,我們也做了贈飲活動來吸引顧客。”
    一個多月後,開業的熱潮過了,店鋪的生意開始冷了起來。為了輓救生意,劉家郡加入了“桶飯”項目,用的是這家店之前的老闆留給他的製作配方。考慮到吸引更多的顧客群體,劉家郡開啟了送餐業務,還雇了一名專職送餐員。
    可就算是這樣,店鋪的生意還是不冷不熱,不過也算是能維持成本與日常開銷。今年4月,劉家郡決定轉變經營項目,他說,如果不是和總部之間因為醬料的價格問題而鬧僵,他就不會寧願損失幾萬塊的加盟費和設備成本,也要停掉麻辣燙項目。
  經營轉項
  做海鮮大排檔 兼職“微商”
    在準備停做麻辣燙和桶飯的同時,劉家郡開始琢磨接下來要做的項目,“我一直在想,每天有24小時,如果只做快餐,早上和晚上基本是閉店的,可以分三個時段租出去。”他說,早上就租給做早餐的,晚上租給做燒烤的,白天的時候自己做快餐。
    但後來仔細琢磨,又覺得不合理,“衛生問題不好分配。”最後考慮到經常來店里捧場的同學和朋友很多,之前做快餐,不適合聚餐、喝酒,正好夏天快來了,今年還有世界杯,不如做個燒烤大排檔。於是,劉家郡用之前賺到的錢,對店鋪做了改造升級,在門口添置了大排檔用的桌椅,後廚添置竈具和煙機,還專門雇了兩位廚師,一位燒烤,一位烹制海鮮。
    4月末,劉家郡的海鮮燒烤大排檔開張了,招牌還是“麻辣燙”。白天,店鋪基本不營業,到了下午5點以後,店里店外都能坐滿人。不出所料,生意很紅火,趕上世界杯期間,劉家郡又在門口支起了大屏幕,晚上直播比賽,客人更多了,他也越乾越起勁,“那時候一晚上就能賺2000多元。”
    與此同時,考慮到白天最好也利用起來,劉家郡又和做海鮮的廚師商量,自己做滷製品和辣貨,比如麻辣蟶子、滷豬蹄、辣豆皮等等,白天製作出來,下午4點半統一送貨上門。他說,想賣這些滷製品,只能靠微信朋友圈的宣傳,“同學、朋友都幫我轉發,大家做得都很起勁。”他也當了一把“微商”,最多時每天都賣出500多元。
  賺錢之苦
  起早貪黑忘了自己是學生
    但在世界杯結束不久後,他再次選擇停掉這兩個項目,“先說賣滷製品,因為是微信銷售,有種賺朋友錢的感覺。”劉家郡說,雖說生意歸生意,感情歸感情,但他總覺得欠大家情分。
    對於停掉海鮮大排檔,劉家郡的理由是:“賬算不清。”他承認,那時候確實每晚都進賬不少,但轉眼間錢就沒了,“來我這吃飯的同學和朋友很多,大家都是為了捧我場,為了表示感謝,我就要贈菜、贈酒、打折,甚至免單。”一來二去,劉家郡手裡的賬本就亂了。
    而且那段時間,他的生活基本上是起早貪黑,每天凌晨3點才能閉店,但經常凌晨4點就要去光復路的海鮮市場進貨。白天又要提前起來為晚上的生意做準備,“我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,更別提去上課了。”劉家郡說,那段時間,他已經累得忘了自己還是個學生。
  再次轉項
  開東北菜館 兼給學校送外賣
    海鮮大排檔停做了,緊接著,劉家郡又做起了東北菜館,專門用4000元的工資雇了一位廚師。做東北菜的原因,挺感性,“我想做原原本本、健健康康的東西吃,後來跟隔壁飯店的老闆聊天,他對我說,有一樣東西,永遠也吃不夠,那就是媽媽做的菜,味道可能不是最香的,但是卻熟悉、健康。”正是這句話,使劉家郡下了決心,轉做東北菜。
    剛開業的那幾天,每天只能賣幾百元,緊接著大二的暑假到來,來幫忙的同學、朋友都回家了,店里就剩下劉家郡和廚師,他們忙不開了,於是劉家郡暫時閉店,回家休整。
    開學回來,人馬再次集齊,劉家郡決定大幹一番,雇了“店長”冰哥,還製作外賣的份飯,10元一份,針對長春工大的林園校區學生送餐,“我們有優勢,因為是學生,能進去寢室,所以漸漸地大家都知道我們了。”那時候生意不錯,一天能賣到將近2000元,送餐的人員增加到6人,還專門弄了6輛送餐用的電動車。
    10月初,劉家郡在送餐時偶然聽說,現在很多學生都在用一個軟件訂餐,不僅價格有優惠,還贈飲料。回去之後,他趕緊聯繫軟件運營商談合作,“運營商為了開拓市場,在軟件上做優惠活動的商家,費用都由他們補貼,飲料也由他們提供。”劉家郡說,成為這個訂餐軟件的商家之後,他的生意更好了,每天都能賣到3000多元。
  意外抉擇
  最賺錢時出兌 凈賺4萬元
    此時的生意,達到了劉家郡開店一年來的巔峰時刻,可就在這樣的態勢維持到第12天的時候,他卻作出了將店鋪出兌的決定。
    “他們都以為我是在鬧情緒,其實我有很多考慮。”劉家郡說,他這段時間之所以賺錢,完全是因為這個訂餐軟件的初期運作政策,“當他們的運行走上正軌之後,一切就又會恢復常態。這個店出兌是早晚的事,不如趁著現在最好的時候,還能兌個好價錢。”
    另外的一個,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,他覺得很疲憊。一年來,劉家郡深深地品嘗到創業之艱,“尤其是做餐飲行業,這種辛苦,沒做過的人是不會體會的。”
    將兌店信息發佈到報紙上之後,很快就有人來店里和劉家郡商談,最終以8萬元的價格談妥。10月24日,劉家郡與經營了一年的店鋪正式告別,“其實我是帶著滿意走的,因為當時兌下來時,花了4萬,現在8萬兌出,我賺了,我也證明瞭自己,用一年的時間讓它的身價漲了。”
  ■暢談得失
  得:明白金錢與友情最好別有牽扯
    新文化:這一年間,一間餐館做了6種項目,你怎麼給自己評價?
    劉家郡:對面早餐店的大嬸說我,太能折騰了,這麼做生意是不行的,可是我不覺得。年輕人,不就應該什麼東西都嘗試一下嗎?而且我做這個也不是為了賺多少錢。
    新文化:剛開店時,那麼多同學借你錢,有的人甚至把學費都借給你了,這些錢都還上了嗎?
    劉家郡:我在開店的過程中,手裡一有錢,就馬上還給他們,一點一點的,現在都還上了,楊明和郭威(當初兩名出錢最多、最要好的同學),一個一萬,一個兩萬,是店出兌之後還給他們的。
    新文化:當初採訪你媽媽,她說她也支援你了,但是她不支持你做這事,現在她支持了嗎?
    劉家郡:我媽在這個過程中一直都不怎麼支持,但是事情已經做到這了,她就默許了。不過她當時拿的錢我也還上了。上大學之後,我就沒花過家裡錢,這次也一樣,得堅持住。中途我爸媽來店里看過,我媽還是一樣,希望我能消停點,做點大學生該做的事,但是我爸挺支持我的。
    新文化:這一年最大的收穫是什麼?
    劉家郡:通過這一年創業漸漸明白,金錢和友情,最好別有牽扯,這中間的關係很微妙,很難把握。比如我最開始做送餐的時候,從老家那邊雇了個之前的朋友來專職做送餐員,每月給他2000塊錢工資,他那時候確實挺累的,我卻覺得,他是我朋友,我還開工資給他了,他就應該做這些。後來我漸漸明白自己這樣的想法不好,畢竟他是我的朋友,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,他站出來了,我也應該為他著想。
    新文化:這個過程中,其他的同學也一直在幫你嗎?有人中途離開嗎?
    劉家郡:有,中間一段時間,就是轉做大排檔的時候,我需要錢周轉,就又找同學借,可我自認為和我關係比較好的那幾個,都沒有幫我,只有一個關係其實沒那麼近的,反而幫我了。不過最初陪我一起創業的那幾個哥們兒,一直陪我走到了現在,他們也很辛苦。
  失:掛了三科 辭掉了班長
    新文化:一年前採訪你時,你說自己出來創業,是想讓大學生活更充實,現在感覺如何?
    劉家郡:之前最忙的時候,覺得自己被這個店綁住了,每天悶悶不樂的。現在店出兌了,確實輕鬆了,一下子閑下來,有時間玩英雄聯盟了,但是又沒那份心思了。原來最想做一件事、得到一件東西的時候,你沒去做、沒得到,等到後來你有條件去做了,也得到了,卻不怎麼想要了。
    新文化:你一直忙這個店,沒日沒夜的,學業怎麼辦?
    劉家郡:確實耽誤了,上學期我掛了三科,還好後來補考過了。還有上學期我把班長辭了,實在是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管理班級了。
    新文化:選擇這樣去度過你的大學,覺得遺憾嗎?
    劉家郡:我也不知道。但是我現在做的事,是他們以後都要面對的,他們現在是快樂,但是等到以後走向社會的時候,就知道哭了。我只不過比他們哭得早點兒。
    新文化:現在店終於還是出兌了,再回頭想想這一年,你心情怎麼樣?
    劉家郡:確實是解脫了,但是心裡感覺挺複雜的,很迷茫。
    新文化:你接下來還要繼續創業嗎?
    劉家郡:暫時什麼都不想做了,我現在只想出去走走,誰也不帶,就我自己。通過這一年我也感覺到,自己的見識太少了,太狹隘,應該多出去走走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  劉家郡創業這一年
  2013年10月
    麻辣燙連鎖加盟店開張,紅火一個多月後生意變得平淡
  2014年4月
    停掉麻辣燙店改開海鮮燒烤大排檔,生意紅火
  2014年5月
    通過微信經營滷製品,最多每天能賣500多元
  2014年7月
    停掉大排檔和滷製品經營,改做東北菜館,兼為學校送外賣,生意不錯
  2014年10月初
    加盟一家訂餐軟件運營商,營業額增加1000多元
  2014年10月24日
    兌掉經營一年的店鋪,凈賺4萬元
    本報記者 趙實  (原標題:放下擔子後 不知道未來何去何從 未來的自己 一定會感謝現在的你)
創作者介紹

cyrus

fk23fkau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