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剛剛被提拔為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科技局副局長的杜贇,在一份“新任科級領導幹部財產申報表”上詳細填寫下自己的家庭財產、收入等情況。隨後,與同批擬提拔人員一起,他們的財產情況被公示在市民廣場上。自2012年起,撫州在全市推行新任科級領導幹部財產申報公示制度,目前已有41批1028人和杜贇一樣,公示了家庭財產。(2月24日《瞭望》)
  近日《廣州市人民代表大會審查批准監督預算辦法》,獲市十四屆人大四次會議修訂通過。辦法規定,部門決算草案按經濟分類編報支出,並細化至款級科目。“那賬本就很簡單了,公務員的基本工資、單位津貼、各種補助,一目瞭然,小孩都看得懂。”市人大經濟工委、預算工委主任歐陽知曾作如此解釋。
  一本小孩子都看得懂的公務員收入賬目,和連同家庭財產、收入等情況完全包含的財產公示,都可以說是一次重要的進步,在公務員工資、財產等飽受質疑的情況下,這些探索無疑是十分有益的,也是十分值得肯定的。
  但不管是公佈公務員收入,還是公示財產,都只能說是一個初步探索而已,一方面,廣州公佈公務員工資,只是公示財產的第一步,離公開財產還很難;另一方面,江西省撫州市的財產公示又只在新任科級領導幹部中展開,要想全面鋪開,恐怕還很遠。
  而這個遠,一是要觸動既得利益者。公示財產,則必然會讓許多人的真實情況暴露出來,尤其是讓一些有“灰色收入”的幹部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,因為公務員的收入構成說複雜也複雜,說簡單卻也是很簡單的,無非就是那麼幾樣組成,然後再把這些加起來,公務員的陽光收入就一目瞭然了,如果再把現實情況與應該有的收入一比,那那些“灰色收入”自然就出來了,因此,那些既得利益者必然會奮起反抗。
  二是要打破現有的一些權力運行體制。公示財產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之所以不簡單,關鍵就在於權力,因為公示的對象中,有許多手中都掌握有公權力,而如果財產公示了,那必然有人不能再利用手中的權力來謀私了,如此一來,許多既定的權力運行方式或者說是“潛規則”等就會遭遇挑戰,而這種挑戰,又不能被現有的一些權力運行機制所容納。
  三是制度瓶頸難以突破。不管是廣州,還是江西省,都只是試水而已,儘管出台了相關制度,但並沒有上升到國家層面來進行,而且對於這種公開的認識,許多幹部並沒有真正理解,所以,仍然需要進一步提高認識,真正把公示財產提上重要的日程。
  說到底,公務員財產公示之所以一直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,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就在於認識問題和利益問題,解決這兩個問題,一方面要加大對幹部的教育力度,讓幹部真正支持財產公示,真正做到清廉為民;另一方面,更需要加大群眾監督和社會監督力度,讓幹部習慣於當“透明人”,真正把手中的公權力用好、用實,用到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去。
  文/張述  (原標題:幹部財產公示從新任到全部還有多遠�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k23fkauzs 的頭像
fk23fkauzs

cyrus

fk23fkauz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